华强北的神话有多牛?楼上到楼下的功夫就是一部iPhone,年入20亿


对于曾经在中国流行的手机,它不是Apple。所以有一波所谓的“苹果粉”。只要它是Apple手机的新版本,每个人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购买Apple新机器。但在Apple手机流行的时代,有些人仍然从山寨赚钱!

对于小屋来说,每个人的第一反应是冷笑,但有多少人真的可以使用正版?没有需求就没有供应。这些小屋的起源一直由我们的消费者推动。谈到苹果手机的小屋,仍然有一个神话,深圳华强北是苹果手机最强大的模仿者。有人甚至说,只要他们从数字城市上楼到楼下,他们就可以组装一部Apple手机。这并不夸张,但华强北确实有这样的实力。

最初,华强北只是深圳的一个小作坊。真正让他发光的是尼采的创始人。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尼采的品牌。这款手机曾被称为“长达399”,是当时最便宜的手机。应该知道手机在2000年并不便宜。尼采卢洪波的创始人原本是一名公务员,但当他在煤矿赚钱时,我开始自己的“采矿之路”,但作为苹果在中国的手机中,卢洪波看到了商机。

拥有几个煤矿的卢洪波并不缺钱。他开始了自己的移动电话之路,但距离煤矿中途的陆洪波并不具备做手机的经验。然后他想到了手机之路。卢洪波在香港悄然注册了一家公司,然后找到了全国最大的加工厂富士康,但富士康不喜欢他们的价格太低而无法接受订单。最后,陆洪波不得不去深圳寻找华强北。这次也直接促成了华强北与尼采之间的双赢局面!

当时,华强北只是一个小作坊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的模仿能力非常强。 iPhone 4的手机仅用了华强北模仿机器72小时。这款新手机是Nietzsche的新款手机。通过这种方式,尼采以极低的价格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,非常类似于苹果的形状。华强北也成为尼采最大的加工厂。 Nietzsche在2013年已经是一个黑马手机品牌,年收入20亿。

尼采能够模仿每个人,因为尼采可以为什么不是其他人呢?有了这样的心态,每个人都迅速占领了属于尼采的手机市场,华强北仍然是模仿苹果手机的代工厂,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小屋出现,尼采逐渐失去了市场。直到现在,几乎没有尼采的形象。但华强北依旧是苹果手机的模仿之王!

对于曾经在中国流行的手机,它不是Apple。所以有一波所谓的“苹果粉”。只要它是Apple手机的新版本,每个人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购买Apple新机器。但在Apple手机流行的时代,有些人仍然从山寨赚钱!

对于小屋来说,每个人的第一反应是冷笑,但有多少人真的可以使用正版?没有需求就没有供应。这些小屋的起源一直由我们的消费者推动。谈到苹果手机的小屋,仍然有一个神话,深圳华强北是苹果手机最强大的模仿者。有人甚至说,只要他们从数字城市上楼到楼下,他们就可以组装一部Apple手机。这并不夸张,但华强北确实有这样的实力。

最初,华强北只是深圳的一个小作坊。真正让他发光的是尼采的创始人。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尼采的品牌。这款手机曾被称为“长达399”,是当时最便宜的手机。应该知道手机在2000年并不便宜。尼采卢洪波的创始人原本是一名公务员,但当他在煤矿赚钱时,我开始自己的“采矿之路”,但作为苹果在中国的手机中,卢洪波看到了商机。

拥有几个煤矿的卢洪波并不缺钱。他开始了自己的移动电话之路,但距离煤矿中途的陆洪波并不具备做手机的经验。然后他想到了手机之路。卢洪波在香港悄然注册了一家公司,然后找到了全国最大的加工厂富士康,但富士康不喜欢他们的价格太低而无法接受订单。最后,陆洪波不得不去深圳寻找华强北。这次也直接促成了华强北与尼采之间的双赢局面!

当时,华强北只是一个小作坊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的模仿能力非常强。 iPhone 4的手机仅用了华强北模仿机器72小时。这款新手机是Nietzsche的新款手机。通过这种方式,尼采以极低的价格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,非常类似于苹果的形状。华强北也成为尼采最大的加工厂。 Nietzsche在2013年已经是一个黑马手机品牌,年收入20亿。

尼采能够模仿每个人,因为尼采可以为什么不是其他人呢?有了这样的心态,每个人都迅速占领了属于尼采的手机市场,华强北仍然是模仿苹果手机的代工厂,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小屋出现,尼采逐渐失去了市场。直到现在,几乎没有尼采的形象。但华强北依旧是苹果手机的模仿之王!